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保险 > 创业家:反盗版为什么变成了一门超级生意

创业家:反盗版为什么变成了一门超级生意

http://yfengchundi.cn | 2019/8/12 13:35:13

创业家:反盗版为什么变成了一门超级生意反盗版为什么变成了一门超级生意

  花钱获得某些影视、文字作品的版权授权,然后与律师结盟,广泛搜集网吧、网站、酒店、KTV等运营企业的侵权证据,批量诉讼,迅速暴富。这条生意链怎么走下去?

  文|《创业家》记者 卢旭成

  对于中国消费者而言,早已习惯了免费阅读、听音乐、看视频,网站、企业也习惯于互相转载免费的内容资源,在这样的环境下想靠打击盗版发财无异于和“全民为敌”。

  但就是有这么一种公司,可以仅仅花2万元获得一个作者的文章版权,却靠到处起诉侵犯该作者权利的网站获得高达400万元的收益。据说,一家十个员工的打盗版公司,高峰时每天的现金流可以有几十万元;还有一种公司,将打盗版的生意模式进一步延伸:通过与律师合作,向代理商销售网吧或城市的维权权利金,收入从几万元到上百万元不等。

  总而言之,这些靠打盗版发财的公司套路很简单:先出钱买断某些内容的版权授权,接着联系全国各地比较空闲的律师,以打赢官司,收益对半分成来争取律师成为其下级代理,不但省了律师费,前期的取证、公证、诉讼费等成本支出也都转嫁给了律师。它们为了降低维权成本,往往一次性批量诉讼,集中维权,再想办法促成被起诉方同意和解,以迅速获得和解费用进行下一场诉讼。每件案子和解或者判罚金额不高,但以成百上千计,总额惊人。换句话说,这些公司走的是“长尾路线”。

  “但是,打盗版不是目的,版权生意的真正出路还是正版版权得到市场的尊重和接受。”一位从业人士告诉《创业家》。

  生意经:打,是为了不打

  钟超军已经不大愿意谈起跟北京三面向版权代理有限公司之间的故事,现在他就职于上市公司大连獐子岛渔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但他不得不承认,作为参与者,同时也是旁观者,他见证了中国职业打盗版团队如何通过打盗版大发横财的历史,尽管那只是短短的几年,但足以改变中国知识产权的维权生态。

  2005年,钟超军在坐落于九省通衢武汉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读研究生一年级,专业是企业管理、市场营销方向。此时的他已经是中国营销传播网、中国管理传播网等专业营销管理网站的专栏作家,对营销管理的理解和优秀文笔让其发在网络上的200多篇文章被各种网站转载,平均每篇文章转载网站达上百个。但忽然间,他的生活却被一封邮件改变了。

  一天,他习惯性地打开电子邮箱,收到一家名为北京三面向版权代理有限公司总经理詹启智发来的邮件,对方称看到他在网站上的文章,非常精彩,希望帮助其集结出书云云。将自己的得意之作集结出书这是写字的人最乐意做的事。欣喜异常的钟超军按照对方的要求发过去了身份证复印件,并在2005年3月1日签订了一份《委托汇编与版权转让合同》,合同期为10年。

  钟超军回忆,当时三面向公司承诺,所有转让的作品支付作者50元/千字的稿费,此外打击盗版所获得的收益三面向公司和钟超军各占50%。钟超军马上投入到新书《品牌攻略》的编辑中,并很快有了成果。

  拿到钟超军文章的作者版权授权后,三面向公司紧锣密鼓地展开了真正的生意:向侵权网站展开大规模诉讼。

  《创业家》杂志采访了多位曾经被三面向公司诉讼的当事人,总结出三面向公司版权诉讼发财的套路,极其“正规和简单”:先请某地公证处集中对凡是转载了三面向公司拥有作者版权授权的网站进行公证。随后,三面向公司在不同的地方委托律师以作者版权代理人的名义向各网站索取侵权费。钟超军介绍,三面向公司一般承诺和律师对半分打盗版所获得的收益,而前期所有的费用(代理费、诉讼费、住宿费等)由律师承担。这样三面向公司将维权成本转嫁给了律师。

  一般三面向公司和其委托的律师不会提前发邮件、打电话或者发传真对侵权网站进行警示和沟通,要求撤文章。突然袭击是其最大特点,要钱是根本目的。

  由于三面向公司瞄准的网站大多是政府和企业类网站,一些网站觉得为一两篇文章吃官司不值得,选择主动和解的不在少数,和解的费用为每个网站每篇文章约2000元。

  如果网站不主动和解,三面向公司会声势浩大地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赔偿公证费(平均每篇1000元)、律师费(每篇2000元)和每篇文章2000~5000元的侵权赔偿稿费(按照每千字100元算,一篇4000字文章正常稿费是400元,一般要求5倍的侵权稿费补偿),总计是5000~10000元每篇文章。注意,这只是一篇文章所要求的赔偿。三面向公司获得版权授权的文章转载率极高,往往同一网站上转载的同一个作者的文章不少于一篇,按照5篇算,网站被三面向公司索赔金额高达25000~50000元。

  2006年,三面向公司起诉了拥有大量原创营销类文章的中国营销传播网运营公司、深圳麦肯特企业顾问公司和武汉大学,指出它们侵害了三面向公司拥有授让版权的1021篇作品的权益,要求连带赔偿经济损失1542700元,其中稿酬损失1347600元。

  一位蔡姓先生告诉《创业家》,2007年他开的行业招聘网站,在同一个后台模板转载了一篇稿子,展现在其公司的11个子网站上,被三面向公司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当做11个侵权案起诉,最后索赔金额近10万元。

  三面向公司为了尽快拿到钱,开庭后自己主动或者通过法官提出庭外和解,网站怕打官司耗费大量的人力和精力,也愿意和解,少交点钱了事。上述三面向公司告深圳麦肯特和武汉大学侵权的案例,也在2008年6月进行了和解,三面向公司获20万元补偿。

  不愿意和解的网站也难逃官司败诉的命运,最后被法院判赔每篇文章1500元左右。“这种官司百分之百会赢。”钟超军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说明:将自己在网上的文章版权转让给三面向公司后,他一个好朋友的公司网站上还挂着他的文章,结果也被三面向公司告上了法院,最后赔了几千元了事。

  从2005年上半年开始,三面向公司马不停蹄地在各地发起诉讼,广东、江苏、安徽、河南……2006年1~5月,三面向公司陆续向河南省郑州市、三门峡市等地20多家网站提起侵权诉讼;2006年11月,哈尔滨17家网站被三面向公司告上法庭;2006年12月,三面向公司在福建省福州市总共起诉了21个案件,到2007年2月大多调解了事,平均每家给了三面向公司3000元左右。

  ……

  这些案例只是冰山一角。

  钟超军估计,三面向公司拿着获得他授权的200多篇文章去打官司至少赚了400万元。而有人曾估算过,三面向公司如果将其拥有版权的文章的侵权官司全部打下来,案值超过1亿元。詹启智在接到《创业家》杂志采访电话时以涉嫌公司机密为由拒谈任何关于三面向公司的营收数字。

  模式升级:打盗版可以找代理商

  在反击盗版的产业链条上,并不是每家公司都是主动参与者,很多是不得已而为之,但有意思的是,它们却在不知不觉中创新了生意模式。

  网尚文化集团开始打盗版的理由很简单——自己本来是一家正版版权经营公司,旗下的很多产品是卖给网吧院线的,但由于盗版猖獗,一开始完全卖不动。2007年开始,不知是否受三面向公司的启发,网尚开始对网吧进行规模取证和诉讼。网尚打版权官司的模式跟三面向公司类似,即将版权诉讼收益扣除诉讼成本后跟律师分成,甚至网尚还要向律师事务所收授权费,但不同之处在于,打盗版仅仅是网尚的一个手段,目的还是把正版产品卖给网吧。

  “2006年我们将武汉的版权诉讼权利承包给了当地一家律师事务所,价格是600万元。”网尚一位高管说,这跟下任务一样,无非是赚了钱大家一起来分嘛。据说,2008年,网尚文化打击盗版的收入有上千万元,直接促成的版权销售也是千万级的规模。

  网尚文化的一名前中层员工告诉《创业家》,网尚文化原来只靠100多家律师事务所和公司本身的法务部进行版权诉讼,覆盖面不够大,每年最多几十个案子。进入2009年,网尚开始改变思路,大规模地招募各地维权代理商。

  2009年7月5日,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栏目播出了《职业反盗版团队一年可赚上千万》的节目,讲述了网尚原深圳分公司员工李智勇缴纳了200万权利金成为网尚广东地区打盗版代理商后,靠打盗版年收入可过千万元的致富神话。这档节目一度让外界误解为网尚是一家打盗版的“专业户”,但有一点令很多人相信:加盟网尚打盗版可以赚大钱。

  “我听说节目播出的第二天,网尚招商额为1000万~2000万元。”一位业内人士一直关注网尚的打盗版动作,“有80后的小孩看到网尚在央视做的广告(报道)后找父母要几十万乃至上百万想做网尚的打盗版代理商。”

  这位人士告诉《创业家》,网尚最多时手头有一万多个案子。2009年7月网尚招商额为4500万元左右,2009年第三季度招商金额达到6000万~7000万元。

  “不管你是哪里的,要想获得网吧维权授权,每100家网吧需交30万元权利金,”前述网尚离职员工说,“网吧维权代理商名额全国已经满了,城市维权代理权还有机会。”她透露,要获得省会城市的城市维权授权,需要缴纳200万元权利金,而地级市价码是100万~150万元。成为城市维权代理商后可获得网尚拥有版权的影视内容在当地酒店、KTV、茶馆、网络的维权权利。网尚的维权代理商打盗版需自负前期成本,所获打盗版收益扣除成本后与网尚对半分成。这正是网尚的三三制模式:由网尚、代理商和律师共同参与,把风险和成本控制到最低限度。

  目前,全国有18万家正规网吧,这意味着如果网尚能卖出其中60%~70%的网吧(10万家)维权代理权,按照每100家网吧网尚可获得30万元的权利金计算,10万家就是3亿元。这还不包括城市维权的权利金收入。

  野蛮暴利之后

  某种程度上,打盗版是一门“钻空子”的生意,经过几年的野蛮成长,其本身的争议性也渐渐显露出来。“三面向公司的版权官司,其暴利某种程度上是建立在盘剥版权人的基础上。”钟超军至今也只拿到了区区2万元稿费,仅相当于当年三面向公司向其承诺的编写《品牌攻略》一书稿费的一半,“那还是我追讨了很久,甚至威胁要起诉他们才要到的。”钟超军说,之后当他再向三面向追讨剩下的稿费时,詹启智总是以没钱,手头紧,出差在外为理由搪塞,最后不了了之。

  至于打盗版的收益分成,钟超军更是连影子都没有看到过,反而是很多原来跟其关系良好的网站如中国营销传播网已经将其封杀,“我现在已经很少在网络上写文章了。”钟超军曾在网络上发过废除他跟三面向公司的版权转让合同的声明,也曾为被三面向公司起诉的友好网站提供一系列证明。但都没有用,所有被三面向公司诉讼的网站都以败诉告终,“谁让我的版权转让合同在他手上呢?”钟超军已经出离了愤怒,但面对三面向公司,钟超军也只能用“这个社会”来表示自己的无奈。

  另一名同样将文章版权转让给三面向公司的廖星成也面临了同样的难题:三面向公司大规模诉讼已经影响到作者本人的声誉,作者不但利没得到,名声还臭了,徒剩一声叹息。

  有业内人士担心,那些网吧或者城市维权代理商们,因为影视版权维权生意并不是一本万利,其中有风险。他告诉《创业家》,一般版权代理人并不会获取可观维权利润。按照目前中国国情,每部片子平均有3万元的诉讼收益,打盗版公司、代理商、律师各占1/3,各能分1万元左右。而每部片子前期取证、公证成本是3000元左右,这都由代理商承担。现在全国各个省的网吧版权侵权案,法院判罚一个网吧不超1万元。如果是和解,只有3500~6500元。况且很多网吧在当地有背景,即便被判罚,也很难得到执行。

  版权维权还存在一个周期长的问题——大多数超过一年。这是由司法流程决定的。业内人士透露,原来很多热衷于版权官司的律师已萌生退意,原因是版权官司前期投入成本大,获益周期长,“很多公司现在都成立了法务部来处理标的比较大的版权官司,版权代理的生意变小。”

  音乐版权代理公司源泉音乐总裁吴峻,对靠打盗版赚钱模式能否成立表示疑虑。该公司声势浩大地起诉百度音乐侵权,官司至今没有结果。目前,给移动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和电信运营商音乐版权授权已为源泉每年贡献了数千万元的营收,“打盗版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做生意每个公司都有自己创新的手法,像我们这种做内容的,如果不打盗版的话,我们的正版怎么卖?就像卖奔驰车的,如果每都卖奔驰车,奔驰公司吃什么啊?人家假冒了你肯定做不了嘛。”前述网尚高管说,“今年的形势非常好,分享网站都给我们几百万元的单子了。我们2010年的重点是版权销售,因为这才是我们的主业。”据说,2009年,网尚的正版版权和相关产品销售收入达到2个亿。

  与此同时,网尚正在努力改变自己与网吧的关系并从中发现新机会,因为在它看来,网吧其实是一个夕阳行业,这几年随着电脑的普及特别是一系列政策出台,网吧正在失去大批的目标客户——广大青少年。接下来网吧应该如何给自己定位就成了一个现实问题。“我们希望改变网吧只是单纯上网的功能,”这位网尚高管说,“可不可以这样想象一下,把它变成一个商务休闲场所?也许对于广大网吧业主来说,这又是一个再次创业的新机遇。”

来源: 《创业家》杂志  


相关阅读:
王者荣耀透视挂 http://www.40yw.com/
图片新闻
  • 专家教你走出现代人八种不良心态
  • 舌根流芳/香回九肠,彬杰老枞水仙(浓香型武夷岩茶)500g礼盒49元(50元券)
  • 陈冠希美国积极试镜 每周末陪伴女友杨永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