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保险 > 杨丽娟告《南方周末》案开庭 庭审当天并无结果

杨丽娟告《南方周末》案开庭 庭审当天并无结果

http://yfengchundi.cn | 2019/9/11 13:01:29

杨丽娟昨日手捧材料走出法庭,跟媒体记者表示“相信法院会给出公正判决”后迅速离开。

  昨日,被称为“疯狂粉丝”的杨丽娟状告《南方周末》侵权一案在广州越秀区人民法院开审。据了解,庭审当天并没有判决结果,法院定于择日再审。原告被告双方代理律师皆表示,因案件比较复杂,当天没有审判结果是正常的。”杨母表示对案件胜诉有信心,并且“要砸锅卖铁告到底”。

  而被告《南方周末》的代理律师则表示,这个案件有3点很明确:第一,我们尊重原告的起诉,你觉得侵犯了你的权利你就可以提出诉讼,我们会以平和的心态应诉;第二,《南方周末》并不是轻易地刊载这篇文章,它是考虑了公众利益和当事人利益所做的一个平衡,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作了充分的考虑和尊重;第三,法院也比较重视这次案件,不管结果如何我们都会尊重法院的判决。如果对方将继续提出诉讼,我们还是会正常处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按照我的经验,离下一次庭审不会太久。我个人对这个案件胜诉很有信心。

  砸锅卖铁,一直告到赢为止

  昨日的审理分为上午和下午两场。据杨母和知情人士所言,在上午的庭审中,原被告双方各执一词,法官以整理资料和进一步了解情况为由将案件定于下午3点再审。在下午的庭审结束后,仍然没有一个判决结果。被告《南方周末》的代理律师解释,因该案件涉及到隐私权和名誉权,所以采取不公开审理。“一些程序化的步骤已经完成了,比如双方发问和陈述,下一次开庭双方就将进行法庭辩论。”

  在上午庭审结束后,记者采访了杨丽娟的母亲陶菊英。她拄着拐杖,除佩戴一些简单的饰品外,还上了淡妆,谈话过程中声音很低,额头渗出细细的汗。

  杨母在采访中一直声明,打官司是为讨一个公道,“因为它(《南方周末》)的报道夸大事实,那些事根本是无中生有的,严重伤害了我们。”当被问到文章中哪一部分是无中生有时,杨母不愿多做回应,只是称“挑拨了我们夫妻、母女的关系”。母女两人因身体不好无法工作,每人每月靠领取200元左右的低保度日。至于打官司的费用从何而来,杨母简单说了一句“好心人的捐助”,并马上表示:“就是砸锅卖铁我们也要告,一直告到赢为止。”

  身体虚弱,对媒体失望透了

  随后,记者拨通了杨丽娟本人的手机,她的彩铃依然是刘德华( 听歌)的歌曲。当记者表明身份后,杨丽娟立即挂断了电话。记者又通过杨母了解到她们的具体住处——广州黄埔大道上的一个小宾馆,并在电话里约好过去聊聊。

  走到宾馆的走廊,记者发现了身穿绿色上衣、身形有些发福的杨丽娟。母女俩住在该宾馆的标准双人间,价格在180元左右。杨母临时变卦,通过宾馆工作人员表示不愿接受采访,下午庭审再说。记者对这种变故表示不解时,杨丽娟说了一句:“她被气糊涂了,怎么把住的地方告诉别人?”

  杨丽娟表示自己一直生病,身体很虚弱,在过去的一年中,她和母亲一直待在兰州家里。又说:“问这些有什么意义?”在接下来的采访中,杨丽娟不时用“没啥可说的”、“我头很晕”来回应记者的提问,并对记者中午的打扰表示不满。“下午还有庭审,我们都没休息,饭也只吃了一半”。对于过去一年的生活和精神状况,她更是不愿透露。不过据杨母介绍,自己和女儿这次是坐火车卧铺来广州的,父亲过世后,杨丽娟每天都以泪洗面,“思念父亲”。杨丽娟最后向记者抱怨:“你们不要再挖空心思找新闻,我对你们媒体失望透了!”

  先回兰州,还要状告刘德华

  昨天下午的庭审从3点进行到近5点,对于最后没有宣判结果,杨丽娟很平静,表示要回家去等下次开庭,因为住在广州的费用太高,“我住得起吗?”

  她手拿几本跟名誉侵权有关的法律书籍先行下楼,母亲拄着拐杖跟随其后。杨母表示,接下来会状告刘德华,理由同样是侵犯了名誉权。“他通过经纪人回应(追星事件),还开新闻发布会,让我们压力很大,在外面别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我们,我们受到很大的伤害。”她接着说:“我们不是坏人,我们没有杀人放火,只是孩子的一个梦想而已,他不能这样对我们。”杨母认为刘德华应该为给女儿带来的伤害负责。“我也没有其他要求,就是要让他在全国媒体面前给我们赔礼道歉。”对于打完官司之后的生活,母女俩没有具体的打算,“没考虑将来的事,我们本来也有很幸福的家庭。你看,我孩子现在都成那样了,这(打官司)是最重要的。”

对话杨丽娟

  记者:现在生活还好吗?

  杨丽娟:不太好,压力太大。

  记者:
相关阅读:
毛刷 http://www.brushcrown.com

图片新闻
  • 就派件一事再次进行协商,受省委委派和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邹铭委托
  • 理财产品收入有一些,推出一批品牌所
  • 国信办:“净网行动”全国共处理淫秽色情网站1222家